全国最早的大规模栽培脐橙的企业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脐橙知识 > 赣南脐橙 > 褚橙去哪儿

褚橙去哪儿

时间:2017-10-20 14:41浏览:

 

褚橙的瓶颈

时至今日,褚橙已经完成原始积累,其品牌影响力已经从一开始企业家群体中流行的“励志橙”转变为大众橙,其销售渠道也随着全国各大KA超市系统的加入,从原来的电商渠道变成了全渠道组合,一时间“一橙难求”。去年褚橙基地总产量8000吨,对于整个中国市场来说是沧海一粟,更不用说是否要走出国门,市场上的假褚橙却是远远要比这个数量来得多。

 

此外,这颗橙子的供应时间只有从11月开始的一个月左右时间,经销褚橙的大型渠道只能把这个产品作为一个短期项目来做,大量的渠道资源被浪费,甚至还会被其他竞争对手卡位插队。要让橙子能够12个月不间断供应,现有的单个基地是否足够?

 

褚橙的势能远没有消减,作为中国品牌农业的一个标志性事件,有人开始为其著书立说等等。那么问题来了,就按市场上15元左右的零售价(价格已经很高了,很难再有突破),出厂价10元左右,满打满算1.6个亿的产值——做一个小而美的企业是绰绰有余了,但如果再想往前走,怎么办呢?

褚橙的不安定因素

回归到原点,褚橙就是一颗冰糖橙,这一品种在湖南栽培较多,四川、重庆、贵州、云南、两广也都有栽培。而能够种这颗橙子的人远不止褚老一人,能种这颗橙子的地也不止哀牢山一块地,而那些打着“假褚橙”在卖的冰糖橙往往出自那里。是任由这样的假冒继续下去,伤害正品的名声,还是“假戏真做”主动出击,整合更多地生产者来种出一颗“好褚橙”。

 

无论是从经济效益,还是社会效益上来看,褚橙都应该做这个事。让更多地农场通过改良农业生产方式保护土地,通过高水平的企业运作获得更高的产品附加值,从而让更多的消费者吃到一颗好橙子,形成一个良币驱逐劣币的市场。

 

中国农业最大的财富机会

有人说,中国农业最大的财富机会是品牌农业。这话只说对了一半,品牌是花钱的,是表象的,而品牌的背后真正创造价值的是供应链管理。没有强大的供应链基础的品牌是根本站不住脚的,也没有任何意义。中国不是种不出好产品来,而是缺乏真正有效的供应链管理公司。

 

按照笔者的观察,结合国内市场情况,主要分为三种:

 

1)基于单个品类的垂直供应链

以千里山水果为例,聚焦芒果一个品类,进行全国甚至跨境基地布局,使得芒果能够12个月不间断供货,以此产生和渠道的强大粘性(因为芒果不具备地域独特性,可以根据不同的纬度、地理环境不同时间应季产出),不给竞争对手插队的机会。

 

此外,在华南、华东、华北建仓,把芒果按照规格、颜色、果面、甜度等等维度,把一车统货分级成90多个品项,每个品项都有对应的渠道和消费方式。

 

2)基于县域农业的整合供应链

中国有近2000个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,而其中大部分因为地理气候和地缘文化的原因,具有唯一性,形成产业聚集。而这种聚集的产业中,大部分生产者都处于无品牌、无附加值,散乱差的状态,只是在区域公用品牌的大树下吃大锅饭——这样的现状下,稍有不慎就会导致公共地悲剧。

 

每个县域农业的背后,都有一个龙头农业的机会。真正的龙头农业,具有强大的品牌号召力,作为县域农业的统一出口,统一品质统一标准,为每个生产参与者获得附加值。

 

3)基于消费者端的服务供应链

前两种供应链在产地端,第三种在销地端。以近几年非常热的生鲜电商为例,其实不盈利的原因,主要是供应链的基础投入过大。因为第三方服务的不成熟,必须自建仓储和物流,才能提高客户满意度。而这些基础设施随着消费市场的逐渐成熟,才会渐渐发挥它的边际效应。

 

包括微商在内,解决的是一个流量来源和转嫁信任的问题,笔者预估,微商未来极有可能成为服务商,是社会化力量解决产品最后一公里服务的一种重要方式。

褚橙去哪儿

褚橙已经完成第一步的品牌积累,接下来,在市场方面,夯实品牌防伪和追溯系统是必须的,然后供应链方面,在自有的基地的基础上,总结出管理模式,有筛选地整合当地和异地的优质冰糖橙基地,向他们输出基地管理模式,控制产品品质和标准。届时,统一由褚橙贴牌,通过唯一的供应链对外输出,形成“大褚橙”生产体系。

 

整合以后的褚橙还是褚橙吗?

有人会问,褚橙的成功,很大程度上决定于他的品质,那么整合了当地基地之后的品质还能保证吗?褚老不是神,种好一颗橙子,唯“认真”二字。

 

战略上,培养出更多追随合作者,战术上还必须做好“三品一标”——最上游,优化品种,申请专利保护,中间生产过程通过基地管理输出,控制产品品质,下游控制品牌,在此基础上,形成对产品标准的细化,控制整条产业链——一个【佳沛模式】的雏形就出来了。

 

回过头来说,以上论述仅从产业的角度供参考,决定企业战略方向还有个很强的个人喜好因素。事业并不是非得要做大做强,做小做美其实也挺幸福。